终于忍不住了,老婆馋油炸白条了

终于忍不住了,老婆馋油炸白条了

时间:2020年03月15日 10:31

天气:晴朗

钓场:滹沱河河底()

饵料:不空军一份、红虫风暴一份

一早起来已经将近八点了,匆匆忙忙的做饭,吃饭。我家的早饭很简单,熬粥加上几个汤圆,汤圆是黑芝麻馅的。我家只买两种馅,黑芝麻馅和花生馅,吃的就是那个甜和香。饭罢走出家门一看,看到天空十分晴朗,蓝天白云很爽利。再看看天气预报,也很满意。

向小区门口看看,巡逻队依然没有离开。不过咱有出门证,通行码,啥也不怕。准备钓具吧。把收藏起来的东西都请出来吧。

下面是咱的战车。虽然小气了点,但是蛮够用的就行了。年年征战,已经报废了两辆此类车子了。好在各处钓点离家近。什么车子不重要。

紧收拾,慢收拾,开春第一钓,忐忑不安,唯恐忘记点东西。十分可笑。看看表,十点多了,走起。首先到对面山东呛面馒头处买了三个糖火烧。中午凑合一顿吧。

天苍苍野茫茫,路上看到好大一群羊🐑,也不管是山羊还是绵羊,远远拍一张,送给大家欣赏欣赏。

接着走起,曲里拐弯,颠颠哒哒,滹沱河大坑到了。滹沱河这两年放水,这样的大坑很多。由于今年冬天没放水,水位下降特别快,但是剩余的部分水也不浅。比如这个水塘,平均也有四五米深。废话少说,架起。

洗手桶,没这东西不行。

左三杆,右三杆,不左不右又三杆,三十多杆之后,开始上鱼了。由于领导要求钓白条,今天的目标鱼当然就是白条。这不,鱼来了。

今天的钓友也算不少,对面,左右两面都有。不过拍的不够清楚。咱也看看。有时候能听到他们说话。好像都很熟识的样子。不过也难说。俗话说天下钓友是一家吗。

左侧钓友

对面钓友

右侧钓友。右侧钓友钓了一个二斤左右的鲶鱼和半斤左右的大板鲫。他用的是一根七米二的手竿,虽然离得不近,偶尔也能听到甩大鞭的声音。他还有一根海竿。水里到处都是巨大的树桩,我十分替他担心。

中午饭很简单,三个烧饼,一瓶水。

虽然报道的风不大,但是到了河槽里,那风顺着河槽刮,也是呜呜作响。上午刮东北风,下午刮东南风。我坐在西岸,虽然也受影响,但是还好。我起先用的四米半竿子,挂了四付钩。弄的俺非常不开心。下午的后半程换一了三米九的竿子,终于不挂了。

这是我竿子的正面,两棵树之间就是浮漂的落点。稍左或者稍右都能挂上。

磨磨蹭蹭,稀稀落落的上鱼,渐渐的太阳就要落山了。四点多,风也渐渐的凉起来。鱼钩落点的位置渐渐有了阴影,白条不闹了。也不换地方了。准备收拾东西回家。看看渔获吧。

就这么多了。没办法钓的再多了。到家数了数,总共四十条。老婆虽然嘟囔着表示极度不满,但是还是收拾起来,稍微腌制了一会儿,然后开炸。下面就是成品。一个蚂蚱腿都可以喝两杯,更何况四十条鱼呢?准备喝四杯。

唉……实在是有点少,有点不像话。

赞曰:

一天二地一河风

一线双钩一饵虫。

份量多少全不问,

心中惟念一漂红。